印刷生产车间中的工人就是一线印刷工人,印章与拓印相结合

印章也是最早的复制工具,印刷生产车间中的工人就是一线印刷工人,让更多体现中国精神中国价值的优秀图书走向世界

在人类文明史上,有一些重要的材料革命,比如铁器和纸的出现。前者改变了农业和军事,后者改变了思想和文化。就纸和印刷术而言,古代中国无疑走在人类文明的前列。

图片 1

新华社北京10月20日电
10月20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书记处书记、中宣部部长刘奇葆在图书走出去工作座谈会上强调,要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精神,准确把握国外受众需求和图书传播规律,突出思想内涵,坚持创新发展,不断提升国际出版能力,让更多体现中国精神中国价值的优秀图书走向世界。
刘奇葆指出,图书走出去是文化走出去的重要组成部分。要围绕服务党和国家工作大局、提高国家文化软实力这个总要求,突出讲好中国故事、塑造良好国家形象这个根本任务,处理好整体推进与重点突破、数量规模与质量效益、中国内容与国际表达、政府主导与企业主体的关系,推动图书走出去实现新突破。要坚持把内容建设放在第一位,突出思想内涵,生动体现当代中国价值观念,全面反映当代中国发展进步,大力传播中华文化精髓,生动展现中国老百姓现实生活,让海外读者通过中国图书了解历史中国、现实中国和文化中国。

据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的调查统计显示,2015年,我国印刷行业共有从业人员
317.6
万人,而其中的相当一部分都是一线印刷工人。他们应该是这个行业最值得关注的群体之一。正是他们的辛勤劳作,才让这个行业看起来如此的可爱与美丽。

刘奇葆强调,要坚持与时俱进,创新图书走出去的渠道方式,加大合作出版力度,从作者选择、内容策划、文字翻译、发行推广的各个环节,加强与国外出版机构的联合开发、务实合作。要推动数字出版走出去,支持国内出版发行企业在海外加快本土化发展,推动图书走出去工作再上新台阶。

柏拉图曾说,人是以大写字母印在国家的本性上。实际上,柏拉图时代尚无印刷。从印到印刷有一个循序渐进的发展过程。早在纸出现之前就有了印,印的历史甚至比文字的历史更长久,从最早的图腾到后来的文字,印都是权力的象征。

轰轰轰!伴随着巨大的噪声,印刷机开始运转起来,印刷工人将一堆堆裁切好的纸张放入印刷机中,通过机器的转动让空白的纸张铺在流水线上。随着工人的操作,一张张图文并茂的成品从印刷机一头快速涌出来,一旁的印刷工人不断地抽取着样张进行色彩比对,一旦发现任何问题,及时进行处理调试,直至色彩稳定为止。

关键词:图书走向世界

印者,信也。作为权柄的典型物化,印在东方为泥封,在西方为蜡封。从制作和印刷原理来说,印章与雕版如出一辙;或者说,印章是缩小的雕版,雕版是放大的印章。同时,印章也是最早的复制工具。事实上,印章与雕版的最大区别不在于形式,而在于内容。

这是一家印刷厂最常见的一幕,也是大多数人对于一线印刷工人最基本的印象来源。其实,时代在变,一线的定义和概念也在不断演化。

在雕版印刷出现之前,碑刻是书籍的主要载体之一。碑刻不仅可以直接阅读,还可以作为机械复制的母版。拓印要比手工抄写更加便捷,且不失真,因此拓印技术流传甚广,成为很多历史典籍重要的复制方式。雕版的过程类似治印,印刷的过程类似拓碑;印章与拓印相结合,将沉重易碎的石板换成易刻结实的木板,雕版印刷技术也就水到渠成。虽然西方认为活字印刷才是印刷,但中国传统的印刷就是雕版印刷;准确的说,印刷在西方是印,在中国则是刷。活字印刷在中国的地位类似雕版印刷在西方的地位。

在计划经济时代,印刷生产车间中的工人就是一线印刷工人,如上面提到的印刷设备的操作工、切纸工、包装工、装订工等;而随着改革开放,市场经济的崛起,很多负责印前设计、印刷耗材采购、设备维修、印刷品配送、业务营销,甚至车间的直接管理者们,都是一线印刷工人。从这个意义上讲,只要是那些可以直接为印刷生产和客户提供服务的人,都算是一线印刷工人了,一线印刷工人的概念也得到了极大的外延。

无论哪种印刷,在当时都是一种进步;只有到了印刷时代,文字与图书才得以大量进入社会。

据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的调查统计显示,2015年,我国印刷行业共有从业人员
317.6
万人,而其中的相当一部分都是一线印刷工人。他们应该是这个行业最值得关注的群体之一。正是他们的辛勤劳作,才让这个行业看起来如此的可爱与美丽。

手抄书文化不能够使详细的文字记录成为公共知识,不能够使之完好无损地保存下来。与传统的手工抄写相比,印刷的效率要高得多;使用雕版印刷技术,一个印工一天可印制1500~2000张纸,一块印版可连续印刷上万次。印刷实现了书籍的大量生产,甚至说,印刷创造了书这种商品。在隋唐时期,佛教已经用雕版印刷大量复制佛像和经书。现存最早的印刷书就是一部印刷于咸通九年的《金刚经》,被发现于敦煌莫高窟。世界其他地方还在抄写时,中国开始了一个印刷时代。

一线印刷工人的辛苦

据说进入唐代后,书籍印刷和销售已经相当繁荣。五代时期,战乱频仍,事四朝,相六帝的冯道见诸经舛缪,而传统的碑刻工程又过于浩大,遂以印经取代石经,首次采用雕版印刷《九经》,板成,献之。由是,虽乱世,《九经》传布甚广。无论《新五代史》还是《旧五代史》,都一致认为契丹之没有夷灭中国人,冯道之力为多。手抄书因其数量有限极易失传,印刷对书的大量生产无疑增加了书籍的留存机会,这使唐宋之后文献佚失大大减少,保存下来的史料也远比之前丰富得多。这并不仅只是距今较近的原因。

一线印刷工人是辛苦的。

明代藏书家胡应麟在《经籍会通》中指出,雕版印刷肇自隋时,行于唐世,扩于五代,精于宋人。作为文化的典型象征,中国印刷业在宋朝达到巅峰,印刷书的质量和数量都达到相当高的水平。这一时期还出现了世界最早的纸币。从宋代起,线装书的规范实现了书的标准化;传统手写楷书被刀刻方角的宋体代替,这种严谨有力的新字体更易刻制和识别。更重要的是,刻工的劳动成本下降了一半,这直接导致印刷成本的降低。

由于印刷生产与时效性紧密相连,刻不容缓,这就使得在印刷厂上夜班是一件很平常的事情。特别是对于报纸印刷厂的工人来说,黑白颠倒是一种常态,越是夜深人静,印刷工人越忙碌,甚至没有什么节假日的概念,加班加点更是家常便饭,身体上的劳累可想而知。

宋朝之后,中国文化陷入长时段的停滞,印刷技术基本停留在宋代的水平;出现于宋朝的活字印刷技术,此后并未取得实质性的突破。宋代印制的《大藏经》达1076部,5048卷,雕版数量达13万块。明清时期的《永乐大典》和《四库全书》均放弃印刷,而采用最原始的手工抄写。这些抄写书多被称为稿本或孤本,因数量少而极易失传。《四库全书》动用4000名写手,抄写了7套;《永乐大典》用2000名写手只抄了3套,后来大多佚失。

与此同时,很多印刷厂车间的工作环境其实并不理想。在印刷厂,接触的油墨刺激性很大,而用于清洗油墨、橡皮布的溶剂也有强烈的刺激性气味,各种印刷机械的噪声轰鸣更是贯穿了生产的各个环节。在这样的环境下工作,一线印刷工人承受着非常大的工作压力。

在后世看来,宋版书的印刷技艺确实达到了登峰造极的程度,这在一定程度反而阻碍了活字印刷的发展。究其原因,是因为宋本多以能书人书写上版。在中国,汉字不仅是一种文字,其本身还是一种艺术书法艺术。对一个中国人来说,文字和书籍不仅仅意味着知识,也意味审美,甚至审美的需求大于求知,这其实也构成中国藏书家众多的重要原因。中国自明清以降,对书籍重书法而轻思想,对绘画重意境而轻记录,这与崇拜钟表而忘却时间一样,多少都有点买椟还珠、得筌忘鱼的讽刺意味。

尽管如此,他们恪守操守、苦中作乐。

值得注意的是,中国古代印刷书基本都是雕版印刷,即刻本。因为汉字数量大,在前工业时代生产大量活字的费用远比直接雕版要高,晚清来华传教的米怜在印刷汉字圣经时,就采用了中国传统的雕版印刷,根据他的记录,与雕版印刷相比,用我们所拥有的劣质活字来印刷,费用会达到四倍以上。中国雕版印刷往往采用流水线方式,有人负责刻水平笔画,有人专门刻斜笔画,还有人专刻垂直笔画;这其实与景德镇瓷器画工流程极其类似。刻工根本不需要识字,妇女也能胜任,因此,刻工的工资低得不可思议。张秀民先生在《中国印刷史》承认,虽然早在北宋时就已发明活字印刷,但活字印刷一直未能替代雕版印刷成为中国印刷的主流,活字本的数量仅及雕版书之百分之一二,与15世纪以来西洋印本几乎全部为活字印、李氏朝鲜活字本压倒雕版者均不同。现在虽有许多宋版书保存至今,但尚没有发现一部活字本。

由于产量大,交货期短,印刷教材非常辛苦。高峰季节,往往需要全天候守候,根本不存在双休日。像安徽新华印刷股份有限公司胶印车间高宝机机长邱向东机组人员,坚持以厂为家,连续超负荷运转,才保证了教材按期如数供货,未延误过一次工期。

就内容而言,古代印刷书以历书、蒙学和科考书为代表,所谓书坊非举业不刊,市肆非举业不售,士子非举业不览;明刻非程文类书则士不读,而市不鬻。顾炎武说,其流布于人间者,不过《四书》、《五经》、《通鉴》、《性理》诸书。他书即有刻者,非好古之家不蓄。这些主流印刷书在一定程度上增强了汉字的普及和统一,强化了儒家传统;活字印刷主要用于家谱印刷,促进了宗族传统。

而安徽新华制版车间桌面组副班长郝丽霞更是为了完成一项紧急任务,夜以继日,加班加点,连续工作了整整40个钟头,两天两夜未合眼。那时,她的孩子才7岁,公公又生病了。回顾往事,她却笑道:活儿一忙起来,顾不得那么多啦。不知不觉,就撑过来了。

一线印刷工人的坚持

雕版印刷术的发明无疑是人类历史上里程碑式的成就,而中国木版印刷品的数量也确实令人惊叹。然而,印刷术的发明并未在中国引起思想的动荡,民族语言与特性的推进,或者一场文化和科学上的革命。这是美国学者托比胡弗在回答近代科学为什么诞生在西方时所说的话。就实际意义来说,古代中国从未真正的进入印刷时代。就印刷术来说,技术进步对中国也并不必然意味着社会进步。橘生淮南则为橘,橘生淮北则为枳。中国的印刷术在欧洲结出了丰硕的果实,多少有些东方不亮西方亮的味道。

一线印刷工人是辛苦的,在辛苦面前,他们没有被吓倒,而是继续坚持。

印刷术以及四大发明,从现在看来,完全是现代以来一种典型的西方视角。无论雕版印刷还是活字印刷,其成本在古代中国都是极其昂贵的,以一个普通读书人为例:在明朝末期,一个私塾先生每月薪水为一两纹银,而一套印刷版《封神演义》的售价为二两纹银,相当于他两个月的收入。这在很大程度上,使得印刷术本身对中国的影响并不像对西方那样显著。

在本期特别报道中,不乏一些在印刷行业中打拼十几年,甚至几十年的资深一线印刷工人。如
江西新华印刷集团有限公司的万嵩山,十年如一日,无特殊情况从不请假,出勤率在整个车间里名列前茅。

有一个众所周知的原因,就是中国的人工成本一直都极其低廉,即使一个识文断字、写得一手好字的经生。清代经生赵魏家贫无以为食,尝手抄秘书数千百卷,以之换米,困苦终身。明清时期,抄书从业者远比印书从业者众,大多数书都是以抄本流传下来的。一份历史调查证明,手写本,尤其是抄本,在1796年前所产生的书籍中,占有惊人的高比例。1177年,宋代皇家藏书中,印本只占8.5%,其余均为抄本和稿本。明代北京文渊阁的藏书中,手抄本占70%,印本只占30%。直至16世纪,手抄本书都比印本要便宜得多。在中国古代,抄手一般都是识字的读书人,而刻工大多不识字,因此,抄手不仅比刻工的社会地位高,而且收入也要高一些。明代著名的文人黄道周有一段时间就以抄书维持生计,他抄写的《孝经》每部售价二金。抄本对中国书籍的版式风格造成深远的影响;同时,在传抄过程中,人们往往根据个人喜好,对不同內容任意组合,并加入各式评点和注释,因此形成了传统书籍的杂录式风格,以及文本的不确定性。

一开始,这些一线印刷工人不是没有过放弃的念头。如中标方圆的李刚、华新彩印的叶海峰都有过这一念头。李刚所言,代表了他们集体的心声:刚开始的时候有念头想换换工作,转转行,后来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念头也一点点的没了,反倒是增加了对行业的热爱,现在可能也离不开了。

据钱存训博士研究,晚唐时期,专业抄书的工作是每卷一千文,每卷书五千到一万字,相当于一文钱五到十字,而同时期印本佛经的价钱,每卷平均售价一百文,印本与抄本的价钱比是1:10,也就是说印刷术使书籍的成本降低90%。但实际上,在古代中国,民间写经所或官方的秘书省都有大量专业写手,他们以标准的楷书,抄写儒释道的经书与典籍。书籍以这种人工方式,可以复制至几百部、几千部,使传统文化得以薪火传承。

而对行业的热爱、对印刷工作的热爱,也让他们即使因故离开了这个行业,也能重新回来。威海红太阳彩印精品包装分厂机加工班组的宁森,曾经离开过印刷行业去创业,但也许是有一根无形线的牵引,几年后他又重回印刷行业,重回原厂工作,通过积极钻研,终于成了一名多面手,也成了厂长的好帮手。正如叶海峰所言,在我的身边不乏对我真心真意的朋友和友善的同事,让我有勇气坚持这份执着,做这份自己喜欢的工作。

虽说宋以降,雕版图书流布天下,后进赖之,但并没有完全终结手抄书时代,书籍的匮乏与珍稀可想而知。明初一个宁波的世家子弟承认,他在中进士前,两汉犹为近古,愚未冠时,无书可观,虽二史亦从人借。对大多数穷书生来说,读书无疑是一件极其奢侈而艰辛的事情,因为读书其实就是抄书。明代学者宋濂这样回忆自己早年的读书生涯

正是他们的坚持,才让这个行业看起来更加可爱。

余幼时即嗜学。家贫,无从致书以观,每假借于藏书之家,手自笔录,计日以还。天大寒,砚冰坚,手指不可屈伸,弗之怠。录毕,走送之,不敢稍逾约。以是人多以书假余,余因得遍观群书。

一线印刷工人的成长

关键词:印刷术

报道中,我们还会读到很多一线印刷工人成长的故事。

一线工作的辛苦,在他们眼中是成长的必经阶段;而在不断的坚持中,他们也最终成长起来。成长,是历经辛苦和不断坚持的必然结果。

如北京华联印刷有限公司技术质量部的张同正,在印刷的岗位上一干就是十多年。这十多年来,他从印刷学徒做起,历经印刷助手、机长,成长为一名负责技术质量管理的工程师。

在印刷机长的生涯中,他不断挑战自我,从负责开海德堡四色印刷机、到海德堡五色印刷机,再到小森5+1印刷机,每一次升级,都是主动请缨,而个人的能力,也在这一次又一次的请缨中,不断提升。最终实现了个人从印刷机操作人员到印刷工程师的转变,从生产到指导生产的工作内容的转变,并在新的工作岗位上不断请教专业人士和主动学习,紧跟行业发展趋势,迎接更大的挑战。

还有一位从事外贸工作的工程师曹广鑫,从一名硬件工程师,不断学习成长,转型到一名售后工程师,又凭借对英语的刻苦学习,最终成为一名合格的外贸工程师,足迹遍布五大洲。他的成长,也为自己收获了不少惊喜。

这种成长不分年龄。尽管已经步入天命之年,邱向东仍以现代印刷人的全新标准塑造自己,如饥似渴地进行技能学习,边干边学,学用结合,总结探索,几近废寝忘食。正所谓天道酬勤,邱向东不仅顺利通过成人高考,拿到了北京印刷学院的大专文凭,还被选为安徽新华在俄罗斯奥寥尔州投资创办的新时代印刷公司的首批技术力量之一,于异国他乡施展才华。

一线印刷工人的责任

成长,意味着需要承担更多的责任。这种责任,是对产品质量孜孜不倦的追求和对工作的热爱。

万嵩山就是这样一个勇于承担责任的人。他在生产中牢记产量是目标,质量是生命,时刻把产品质量牢记心中,从不为了赶产量而忽视质量。他把容易出错的墨色、套印、起脏、折页等不稳定因素,牢牢控制在生产流程中,认真仔细地做好自检工作,决不让不合格产品流入下工序。

张同正在久经历练之后,成为一名技术质量工程师,负责外发印件的颜色控制、质量跟进,公司内部封面印件的颜色检测,平张印刷和轮转印刷重点签样的跟色对比等,责任感已经与他的工作融为一体。

责任意味着勇气、意味着担当,也意味着人生的真谛。就像叶海峰所说,倘若有那一天,我们能够让工作变得越来越有趣,更有干劲,我们就会触摸到生命的真谛和幸福。

这就是一线印刷工人,他们平凡、普通,却用自己的双手为社会创造着财富,为顾客创造着价值;他们年富力强,身上流淌着勤劳、果敢的血液;他们执着坚定,从未害怕困难、退缩不前;也许,他们没有高的学历,不是毕业于名校,但他们在劳动岗位上处处表现智慧;他们是一群普通的打工者,在企业文化的熏陶之下,坚强刚毅的战士,企业的任务就是无声的命令,没有人会打折扣、去抱怨。当他们的劳动成果运送到祖国四面八方的时候,他们的脸上会自然流露出一种满足和幸福

美哉!一线印刷工人!壮哉!一线印刷工人!

后记

本期杂志的特别报道杀青之时,已经年味十足了。不少一线印刷工人,已经结束了一年的辛勤劳作,奔走在返乡的道路上。

然而,也有不少印刷工人,包括这本杂志的承印者们,仍然不能休息,依然奋战在第一线。他们用自己的勤奋,浇灌出一朵朵美丽的行业之花。

谨以此文,献给最美、最可爱的一线印刷工人。

关键词:印刷工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