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么2015年中国快递行业使用的胶带长达169亿米,为什么荷兰邮政并不极力向顾客推销柜台里码放的新包装纸箱呢

为什么荷兰邮政并不极力向顾客推销柜台里码放的新包装纸箱呢,外卖行业的塑料垃圾制造量也不在少数,这就是有杂志界Apple之称的《Monocle》一个全英文的国际月刊

包装材料的使用量套上紧箍

制定一种生态税,规定凡用纸包装的食品和使用回收复用的包装可以免税,其它材料则要交税,对于使用可回收复用的包装必须出具已被重复使用的证据。

2014年,《Monocle》杂志曾对全世界10万人以上的主要城市中的书店数量做了排名,发现香港地区人均占有书店的数量名列前茅。但2014年以后情况急转直下,有多家海外品牌书店撤离香港,香港机场去年也决定减少机场书店的数量。

包装税是怎么产生的呢?早在上世纪六十年代,荷兰就开始建立垃圾回收体系,市镇政府是生活垃圾分类回收工作的主要责任人。从那时起到今天,住在荷兰的人,不论是不是荷兰公民,每年都要缴纳三四百欧元的垃圾处理税。1979年,荷兰立法确定垃圾处理首先是要防止垃圾的产生,其次才是对垃圾进行环保处理。随着包装垃圾越来越多,为从源头上控制垃圾的产生,并给政府的垃圾回收工作提供更多资金,包装税便由此诞生。

在回收系统中,各个环节紧密相扣,各级之间都签订了协议书及约定书,责任分工明确,所以这些回收系统都具有很好的内部控制效果,为相关行业所产生的包装废弃物的高度回收提供了很好的保证。

《Monocle》的官网介绍上,开宗明义的表达了坚信纸质出版物的力量。出版杂志十年以来,杂志销量每年仍有稳步增长。现在每期杂志的销售量超过8.1万份,有1.8万个订阅用户。从数量的绝对值来说,可谓微弱。但《Monocle》在互联网时代里所坚持的少而精的策略,却是一条颇有借鉴性的道路。

为了限制包装材料的使用量,以及做好垃圾回收体系,荷兰先后实施包装税、限制包装物投放量、设立包装废弃物基金等措施,这些措施的实施,成果显著,据悉,荷兰2017年制定的纸质和纸箱回收率达90%的目标,目前已基本实现。

美国:回收包装企业可减税

造访成都两次的詹姆士,也分享了对成都的印象。我有一种直觉,成都在不断进步,她现在有很多元素都达到了我们宜居的标准。

协议规定:确保包装材料合法合格、可分类、可最大限度回收,是投放者的法定义务;投放者须每年报告投放量,相关数据要保留7年,以备监管和审计;如投放总量超过5万公斤,须缴纳包装废弃物管理赞助金,赞助金的收费标准逐年调整。2017年,超量投放纸质包装或纸箱,价码是0.022欧元/公斤;若超量投放回收成本更高的纸质饮料盒和塑料包装,价码分别是0.18欧元/公斤和0.64欧元/公斤;其他各类材料的超量缴费也明码标价,如投放者不能或不愿报告超量包装所属的材料种类,就按0.77欧元/公斤缴费。

在亚洲地区,日本在包装绿色化方面的表现非常突出。日本不仅制定并实施《包装再生利用法》,还致力于回收体系的建设,鼓励在境内建立大量的回收站,消费者将包装废弃物进行分类后,日本的收运系统将分类完的包装废弃物通过定时回收、集合中转等方式,运输至专门的处理中心进行再循环、再制造处理。

我们2007年开始研究每个城市的宜居度,对城市生活质量有一系列指数。比如看他们对宠物是否友好、平均光照多少、市区和机场的距离、城市的夜晚是否安全并提供丰富的休闲娱乐等等。詹姆士表示。

在荷兰,包装材料的使用可以说是套上了紧箍。任何企业、商家,只要向市场投放含有包装材料的产品,无论是包装材料的原料生产者、进口者,还是纸盒、纸箱、塑料袋的订制者、生产者,或只是提供付费及免费纸袋、塑料袋的店铺,都要为包装材料对自然环境的原罪埋单。

比利时:税收助力回收利用

人们和纸质印刷品之间还有一种情感联系,即便有kindle,书籍仍然没能被代替,那种阅读纸质书籍的愉悦感,你触摸它、翻看它、在上面写字、把它卷曲成你舒服阅读的形状这是很难被代替的。还有研究表明,当阅读纸质书籍时,会吸收更多的信息。

为什么荷兰邮政并不极力向顾客推销柜台里码放的新包装纸箱呢?原来,荷兰邮政每年向市场投放多少包装材料,在上一年都有具体规划,倘若哪年投放总量超过5万公斤,就要缴纳一份包装废弃物管理赞助金。这样的规定抬高了邮政纸箱的售价,也促使荷兰邮政更理性地管理包装材料投放,以控制成本。

在法律法规中明确各方责任,以有利于废弃物循环和追责,德国在此方面的做法十分突出。20世纪90年代,德国出台《包装废弃物管理办法》,提出包装废弃物管理应按照减量化、再利用、再循环、最终处置的顺序进行,并设定了不同包装废弃物的回收目标和时限,强制性要求包装生产商、销售商对包装回收共同负责。该办法还制定了包装废弃物从收集到最终处置的量化标准,比如规定80%的包装废弃物和100%的运输包装必须回收利用,使包装处理的每个环节都有具体标准可依。德国还出台《包装回收再生利用法》,要求除了包装生产商外,从事运输、代理、批发商、零售的企业也必须负责回收包装物。

全球传统媒体一片寒冬之时,你很难想象有一家杂志不仅不开通自己的社交网络账号,还在今夏开始办起了纸质版的报纸。

为了实现高比例的垃圾回收,2012年,荷兰中央政府、投放包装材料的企业商家、市镇政府签署三方框架协议,通过加强政府、企业界、知识界的金三角合作,为2013年至2022年间进一步完善包装材料回收工作创造条件。三方协议中,有关包装材料投放者责任的内容于2013年1月1日正式取代了此前的包装税。

荷兰包装界代表与政府签订了一份合同,该合同内容包含了荷兰市场上流通的外国产品。合同明确自1997年1月1日起65%的包装材料必须可重复使用,其中45%的包装材料必须回收,20%则要求利用焚化法去生产能源。

在谈到《Monocle》杂志从今年夏天开始办报纸的举措时,詹姆士对每经影视记者表示,我们已经过了那种担心所有纸质出版物都会被淘汰的阶段,而到了一个相信优质的纸质读物能得到更好消费的阶段。詹姆士说,我们肯定不是那种傻到叫喊着纸质读物会回到原来那种流行程度的媒体,我们只想说纸质读物永远有它的立足之地和被欣赏的空间。

这笔赎罪金始于2008年1月1日,原称包装税。企业将包装材料和含包装的产品投入市场,如包装总量超过1.5万公斤,就要缴纳包装税。包装税的多少因包装材料的种类而异:木质材料是0.0228欧元/公斤,铝制材料是0.5731欧元/公斤,初级玻璃是0.0456欧元/公斤,初级塑料是0.3554欧元/公斤,次级塑料是0.1247欧元/公斤。

此外,法国还组建了废弃物回收机构,回收机构均由生产及制造厂商作为其股东,法国在此机制中另外引入了保证人,这样能够保证回收机构有完备的监督机制以及公允性。

在最激烈的零售竞争环境中生存下去,很多东京书店提供了很好的商业案例。詹姆士列举了一些特色书店的经营思路。电子书的需求已经到达了顶峰,最坏的时间已经过去,接下来是实体图书的复兴。

关键词:荷兰回收率

从2012年到2016年,中国的快递业务量已经从56亿件飙升至312亿件,相当于每个中国人一年都要收发24个快递。换句话说,以2015年的快递量为例,如果每个包裹使用的胶带长度是1米,那么2015年中国快递行业使用的胶带长达169亿米,可以绕地球赤道425圈。大部分胶带都是塑料材质的,这也意味着需要上百年才能在大自然中被完全降解。

这就是有杂志界Apple之称的《Monocle》一个全英文的国际月刊,它连续十年评选的全球25个宜居城市会成为国际大都市们追逐的对象。今年,中国香港第一次上榜。今夏,《Monocle》又推出了周报。这究竟是坚守中发现了新机遇,还是往死胡同里走?被精英圈层推崇的所谓的宜居是不是只针对能负担得起昂贵城市生活成本的有钱人?近日,每经影视记者与《Monocle》杂志亚洲版主编詹姆士钱伯斯聊了聊。

荷兰邮政不向顾客推销包装箱,为啥?

荷兰:合同明确规定资源回收

关键词:纸媒《Monocle》报纸

这些叠放整齐的新纸箱在柜台后显得格外冷清。很多来这里寄包裹的顾客,总是自带包装材料,譬如旧纸箱、鞋盒、气泡膜、泡沫块等等。对包裹的包装,荷兰邮政从不指定专用材料,邮局工作人员热心地帮顾客检查自带纸箱,只要合法合格,无破损,就可用来包装包裹。

关键词:包装垃圾

詹姆士也分享了自己心目中的好书店,一家位于伦敦的书店,这家书店没有增加咖啡厅、文化衍生品销售等业务,仍然只保留着单纯卖书的状态。但那里的员工都非常棒,他们不仅仅是兼职打工者,他们是真正的爱书人,每一本这家书店推荐的书都是他们读过的。他们专业的服务,真的能够帮到忙碌的现代人。

荷兰为做好垃圾回收,

除了包装设计,在包装材料技术上一些美国企业也进行了积极探索,图中的酒类包装物是用秸秆制成的,强度高,便于物流运输,而且环保。

城市里拥有书店的数量,被《Monocle》杂志列入了其宜居城市的评选要素中。在今年排宜居城市首位的东京,书店保有量全球第一,其书店数量比排名第二到排名第五的城市加起来都多。

此外,企业商家缴纳的赞助金作为包装废弃物基金,该基金不以盈利为目的,市镇政府每年回收多少包装材料,可分门别类按比例找基金报销;基金若有余款,就交给荷兰可持续包装研究所,用于包装材料创新、回收措施改进。

因为每单外卖通常不只使用一个外卖餐盒。根据一家公益环保组织采集的100个订单样本测算,平均每单要消耗3.27个塑料餐盒或杯子。按照上述数据估算,外卖平台一天消耗的塑料制品要超过6000万个。

而在詹姆士看来,这些宜居城市有一个共同的最大特点是能给奋斗者提供实现梦想的机会。它们不仅仅是有钱人寻找退休地点的地方,而是能给那些有才华、有雄心的人们提供他们建立事业的舞台。任何人到这个城市来都可以创造一份属于自己的生活,这也是它们优秀过其他城市的地方,而不是说这个城市很多富人在享乐。

一摞定制纸箱在荷兰邮政的柜台后躺了多日,它们和信封、塑封邮袋一样,是经荷兰邮政委托、由包装材料生产企业打造的。监管机构授予的可回收标识醒目地印在这些纸箱上,仿佛是它们的出生证和健康卡,表明它们出生合法,成分合格,对人类健康和自然环境的潜在威胁,已被控制在合法范围内。

法国在1994年出台的《包装废弃物运输法》中明确规定,消费者有义务将废弃的包装物主动交给生产商或者零售商回收处理。

这是一个好问题。詹姆士对每经影视记者回答道,比如上榜的香港地区,它的确有很多城市问题,尤其是年轻人都面临着实际的生活困难,由于房价太高、从父母家中搬出去都不行。还有维也纳、悉尼、东京等,生活成本也都很高。所以我们不能假装我们的宜居城市排行是对每个人都适用的。

包装废弃物基金2016年年报显示,2015年,荷兰128万家包装材料投放者没有越过5万公斤的门槛,2351家超量投放者缴了额外的包装废弃物管理赞助金。对于协议确定的每年各类包装材料的回收目标,以2017年塑料47%、木质35%、玻璃90%、纸质和纸箱90%、金属85%的回收率目标为例,截至目前,大多已提前实现或接近实现。

快递和外卖,可谓改变中国人生活方式的两大产业,但他们不仅带来了便利,也带来了垃圾。

纸质读物、实体书店已过了担心会消失的阶段

日本:鼓励包装再生利用

可对于很多人来说,这些上榜城市都是拥挤而昂贵的,生活成本极高,比如东京、香港地区等。所以《Monocle》的宜居城市榜单只是针对能负担得起那种生活的人提供的吗?

法国:回收系统责任分工明确

《Monocle》希望把图书对人们的吸引力保持下去,因为正如詹姆士所说:如果大家放弃纸质读物了,我们也就要失业了。而从詹姆士所常驻的城市香港地区的情况来看,实体书行业的经营情况不容乐观,虽然从一年一度的香港国际图书展上可以看出大家对实体书的热情仍然很高,但很多香港地区的实体书店因租金高昂、利润微薄败下阵来。

外卖行业的塑料垃圾制造量也不在少数,仅美团外卖一家的日订单量已经达到1200万单。按每单外卖用1个塑料袋,每个塑料袋0.06平方米计算,每天所用的塑料袋达到惊人的72万平方米,刚好能铺满整个北京故宫。

它的盈利来源和大部分传统媒体有相近的地方:广告、活动。也有些不同的地方:开咖啡馆、经营零售店。正如很多精品杂志宣扬的那样销售一种生活方式。

德国:立法立标强制回收

宜居城市不仅关乎享受生活还在于让奋斗者找到机会

美国从上世纪90年代便开始关注绿色包装。为了提高企业回收包装的积极性,美国各州政府根据企业包装回收利用率的高低,适当免除企业相关的税收。同时,美国还在《资源保护与回收利用法》中规定,减少包装材料的消耗量,并对包装废弃物进行回收再利用。国际上著名纸箱生产商利乐包、艾罗派克、唯绿包装、康美包等已经建立了纸箱理事会,以促进纸箱在美国的循环利用。目前,美国已在包装废弃物回收利用方面形成产业化运作,不仅改善了环境、提高了资源利用率,而且提供了大量就业机会。

这些天量的快递和外卖垃圾都是如何处理的呢?电商平台、物流公司、外卖平台有没有相应的回收机制呢?大多数企业在被问到相关问题时都选择沉默应对,毕竟回收会增加成本,在这个利益至上的行业竞争中,他们无瑕顾及是否会给环境带来影响。但行业发展的背后,每天都有巨量的垃圾产生,早已超出城市垃圾的处理能力,不能等到我们尝到了苦果才开始解决。来看看发达国家在这方面是怎么做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