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得数码印刷机的安装总量首次超过新安装的传统标签印刷机量,标签印刷企业也不再视印后加工为印刷的节点

是中国最大的油墨生产商和全球第14大油墨生产商,使得数码印刷机的安装总量首次超过新安装的传统标签印刷机量,标签印刷企业也不再视印后加工为印刷的节点

亚太地区是全球最大的印刷油墨市场,预计该地区的年销售额超过65亿美元。该地区也是生产油墨关键原材料的重要地区。对油墨制造商来说,原材料成本和可用性正对全球产生影响,也正在对亚太市场造成影响。

据欧洲不干胶标签协会(Finat)最新发布的Radar报告称,2017年欧洲数码标签印刷机的安装量首次超过传统印刷机的销售量。

随着工业4.0等概念的提出,整个印刷工业对自动化、智能化生产模式的需求日益增长,加之数码印刷应用趋势的扩大,促使作为配套的印后加工设备的发展一日千里。本文将着重梳理标签印后工艺发展的几个发展,以及已取得的重大突破。

DIC总部印刷油墨产品部的Masuyoshi
Iwata指出,二氧化钛和光引发剂是油墨生产商关注的领域。
由于不可抗力导致的二氧化钛供应紧张对白色墨水的价格和供应能力产生了影响,Iwata说。
用于UV油墨的光引发剂也供应紧张。原材料价格上涨的趋势也很普遍,这反过来导致油墨价格上涨。
阪田油墨公司执行总裁、国际运营部门的总经理Kataura和Toka Ink
International有限公司总裁Hirofumi
Ozaki都指出,这些压力是由更严格的环境法规引起的,特别是在中国。
Kataura说:中国对环保法规的收紧导致了作为主要原材料的颜料供应短缺,进而导致原材料价格上涨。此外,由于石油和石脑油价格的上涨,树脂、溶剂等价格也在上涨。由于环境法规在那里越来越严格,我们很难从中国购买原材料,Ozaki补充道。
原材料一直是全球关注的焦点,中国的油墨制造商也不能幸免。
根据墨水世界国际油墨公司的最新报告,叶氏化学有限公司是叶氏化学的子公司,是中国最大的油墨生产商和全球第14大油墨生产商,2017年的销售额为1.8亿美元,
他们也同样面临着价格压力。
原材料价格的上涨给我们的毛利率带来了压力,洋紫荆油墨发言人报告称。
凭借与供应商的长期和良好的关系,我们能够确保原材料的安全来源。
阪田油墨公司Kataura强调:由于更严格的环保规定,原材料生产商的工厂正被关闭或暂停生产,导致原材料供应变得不稳定。一些中小型油墨制造商无法恢复生产,最终不得不关闭他们的工厂。
东洋油墨有限公司全球业务部商业和出版业务部总经理Haruhiko
Akutsu指出,寻找和批准替代成分对油墨供应商来说是一个新的挑战。选择合格的替代材料并不总是可能的,这导致了生产和供应链的中断,以及在获取增长机会方面的困难。我们和业内大多数公司一样,一直在采取行动,寻找和评估其他来源,扩大我们的地域覆盖范围,实现供应多元化。这意味着与我们的供应商密切合作,扩大我们的地理范围,识别和评估替代材料。
大韩油墨有限公司海外销售部负责人Charlie
Lee指出,中国的新规定和美元的贬值正在影响原材料价格的飞涨。但作为制造商,我们面临的不是涨价,而是降价的压力。
关键词:油墨

由欧洲不干胶标签协会(Finat)每年发布两次的《Radar报告》是标签加工行业内最权威的市场调研、分析报告,其调查数据来源由LPC咨询公司提供。此次最新发布的《Radar报告》同时指出,2017年是非优质标签全面增长的一年。

现在的标签制作越来越精美,结构越来越复杂,仅靠印刷是不能满足终端市场的需要。标签印刷企业也不再视印后加工为印刷的节点,越来越多的印企更愿意将它作为寻找新商机的源泉。使用集成化程度高、灵活性强的印后加工设备不仅会减少作业准备时间,将浪费降至最低,在不牺牲质量的前提下最大限度地提高产量,同时还能提升标签附加值,为标签企业争取新的利润增长点。

独特的视角

深圳市博泰印刷设备有限公司总经理李新先生就曾表达过同样的观点,他认为:标签加工商应该通过购买印后设备的机会,把握向包装印刷解决方案提供商转型的机遇。小小的改变既能让标签印刷商实现产品的差异化,又能让他们在竞争中脱颖而出。

《Finat
Radar报告》第九版以独特的视角介绍并分析了欧洲标签及窄幅轮转印刷行业的发展趋势、市场现状及前景。除《Radar加工商调查报告》中的数据调查与分析外,该报告还专门介绍了数码标签印刷的革命性进步。在其首次发布的《Finat数码标签印刷机索引》中特别介绍了2017年欧洲数码标签印刷机的具体安装数量。

Grafisk Maskinfabrik(GM)公司全球销售经理Morten Toksv
rd认为印后加工领域技术进步很快,加工商需要持续不断地提高印后加工设备的性能和灵活性。

报告指出,2017年欧洲安装了近300台数码标签印刷机,加上新安装的几台机器,使得数码印刷机的安装总量首次超过新安装的传统标签印刷机量。

总之,印后加工业的发展趋势是自动化,高速化,切边窄幅化和换单快捷化。Dienes销售总监Dietmar
Fritz明确指出。

数字趋势将愈演愈烈

市场需求

数字趋势将愈演愈烈。据Finat调查,45%的加工商表示他们将在未来18个月内采购数码印刷机,其中喷墨印刷机的需求量将超过碳粉类及混合数码印刷机。
《Finat
Radar报告》还详细介绍了数码标签印刷机的投资额度。2017年,欧洲市场上安装的60%的数码印刷机价格在25万~75万欧元之间。仅有约10%的用户购买的数码印刷机价格低于25万欧元,而另有8%的用户购买了超过1百万欧元的数码印刷机。

市场需求的增加与提升是推动标签印后加工技术进步的背后推手。

增长部门发生变化

全自动化的生产设计可以帮助印企提高产能、改善产品质量、减少停机时间。Fritz先生继续表示道,如今,现代化的分切系统应该设计成全自动系统,如果是手动设备,需要人工介入,这会对生产速度和生产成本带来非常负面的影响,况且最终的产品该如何定价呢?全自动化的分切设备通过一个简单的活件管理流程仅需几秒钟的时间就可以改变模切的宽度,而且还可以在任何时候快速地调出不同版本参数。其刀盘和切刀可以完美地适应要模切的材料的属性。在Dienes的分切实验室内,能根据每个客户的产品类型推荐刀盘与切刀的最佳组合。

《Finat
Radar报告》以往发表的报告中经常会指出,优质标签加工部门,如食品、饮料、健康及美容等将会获得高速增长。然而,本年度《Radar加工商调查报告》的受访者则明确表示,2017年是诸如汽车、耐用消费品、工业化学品标签市场全面强劲增长的一年。在四大增速最快的部门中,所有优质标签部门中仅剩饮料市场。

Grafotronic公司表示,客户都在追求以自动化和加工速度为核心理念制造的设备,归根结底客户想要的是提升效率,延长在机时间,将停机时间控制在最低的水平内。
Grafotronic公司销售及市场营销副总裁Mattias Malmquist总结道。

影响终端用户采购的关键因素

GigaFast是Grafotronic公司是针对数码印刷标签印后加工生产的一款半旋转模切模型机,它的最大模切速度为160米/分钟。AB
Graphic公司制造的Fast
Track半旋转模切机最大模切速度为150米/分钟,它可与Auto Set
SGTR无胶塔式复卷机配套使用,切好的成品标签会被卷在非常细小的芯轴上,无需再做其他工艺处理。

此次调查要求加工商根据其客户需求的重要性对各类专业技术的应用情况进行打分。超过四分之一的加工商表示拥有数码印刷加工能力非常重要,仅有4%的加工商认为数码印刷不重要。位列数码印刷之后的关键性技术分别是可移除胶黏剂、低迁移油墨和扩展文本/扩展内容标签。

AB Graphic销售总监Tony Bell反复强调:速度对印刷企业而言至关重要。AB
Graphic在创新设计中特别强化了这一点,可见的成果是Fast
Track刀皮、全新的丝网印刷单元和安装在Autoslit
sissor(剪刀)分切模块上的标签间隙传感器。我们需要处理不同属性的材料,以及结构复杂的材料,但最重要的是我们的设备必须有能力加工出不同类型的标签和复杂的已经形成构造的标签,如小册子标签。

最有价值的工具

Lemorau首席执行官Pedro
Teixiera认为模切单元的主要特征应包括半轮转或全轮转模式,以匹配短单或长单的加工需求,它同样配置适用于塔式复卷机、覆膜或上光工艺。

Finat总裁Chris
Ellison先生总结:品牌一而再,再而三地宣称他们的标签解决方案提供商又一次推出了革命性的创新产品,其灵活性全面超越包装印刷领域内的其他任何一位供应商。Finat的《Radar报告》可以帮助会员更好地进入其所擅长的领域,超越行业平均水平。《Radar报告》提供的信息还可以帮助会员就未来发展战略做出明智的决策。

Labeltech公司所有人Grabriele
DOnofrio认为市场转向短单的趋势越来越明显,为此加工商纷纷投资数码印刷设备,他们需要快速完成换单、尽可能少的浪费,包括减少时间和材料的浪费。

关键词:数码标签印刷机

他还表示:在客户所有需求中,最重要的是一个字是快、接下来是精确的活件建立和强大的多功能性。除此之外,客户还需要设备与生产工艺中的工作流程集成。

针对数字印刷标签设计的设备,如Digital Galaxie和E-Cut Generation
Ⅲ,代表了Smag
Graphique公司50%的产能。这是该公司着重优化新一代印后设备以匹配高速生产需求、提高工艺流程衔接的结果。E-Cut
Generation
Ⅲ提供330mm和530mm两种幅宽,以匹配数码印刷设备的幅宽标准,其速度是上一代E-Cut
S330模切机的2倍,最快可达70米/分钟。除此之外,Smag特别加强了与主要的印刷机制造商的合作,其设备作为一台独体机,或可集成的连线混合系统与他们的印刷机配合,以强化印后定制化处理能力。

我们注意到对数码印刷和高端印后解决方案的需求呈增长态势。Mattias
Malmquist指出。AB
Graphic认为印后加工,作为模拟工艺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内发展滞后于数码印刷技术的发展,这里不包括激光模切。Bell先生表示:我们的目标是尽最大可能推动数字化操作,最大限度降低停机时间,提升生产效率。目前,市场趋势是数码印刷机可处理的活件长度增加,我们这些印后制造商不仅需要缩短活件的准备时间,而且为了更好地配合不停机复卷操作,我们还需要加快生产线的速度。通过将塔式技术与数字印后生产线结合,我们已经实现这一目标。

Teixeira先生见证了许多数码印刷与印后设备集成的案例,他本人的公司DIGIEBR+业已做到这一步。一次走纸即可完成水基或UV喷墨印刷、涂布、模切和复卷所有工序。

模块化趋势

标签印后加工生产线越来越长,几乎囊括绝大部分的印后加工工艺。为此,印后加工设备制造商将每个环节设计成独立的模块,这种设计理念可以让客户的印后设备使用最大化。这些模块化设计还可以与标签印刷机连线,让印刷与印后加工一气呵成。

通过2017欧洲国际标签印刷展览会(Labelexpo Europe
2017)可以看到,模块化生产趋势越来越明显。DOnofrio先生一语道破天机:现代化的设备在设计时就构建在模块化的基础上,客户可以在任何时候根据实际情况选配、组装独立自主的印后加工设备模块,而且后续的技术升级也非常简单、便捷。

Labeltech公司的Stelvio设备可以与半旋转模切系统、间隙管理器、上光机、检测系统和自动分切定位系统等绝大部分的印后加工工艺集成,形成多功能一体机。

GigaFast是Grafotronic全模块化DCL2印后生产线一款可选配的模块,它同样可以作为设备改造或翻新时的一个选配方案。Grafotronic公司针对DCL2印后生产线的其他选配模块现已上市,包括:由Spartanics提供动力的激光模切单元;不停机模块,如:刀片定位系统,该系统可确保10秒钟之内完成刀片的安装与定位,以及半或全自动塔式复卷机模块;印刷与覆膜模块,该模块拥有多个印刷单元,配置一个覆膜机用于多层标签的生产;小册子生产模块,由一个Longford供给装置提供动力。

Smag公司的Digital Galaxie Generation
Ⅲ是一款模块化的平台,它可以根据客户需求的不同进行配置,如增加柔印单元、高速平板丝网印刷单元、高速平板压凹凸单元、激光模切单元或半旋转模切单元。E-Cut
Generation也是一款采用同样理念设计的模块化平台,它已经预先安装了一些装置,客户还可以根据需求再选择诸如喷墨印刷单元、检测系统、激光模切、单张纸或其他工序进行配置。

MEBR+是Lemorau公司生产的一款模块化的印后设备,它可以有多种选配方案和模块化设计。GM公司的所有设备均采用模块化设计,功能齐全、性能灵活多样,如DPR就是一款全能机,它配置开卷、覆膜、激光模切、分条、分切与复卷(如Taurus的卷到卷系统)模块。SEI激光公司的卷到卷系统Labelmaster,提供的选配方案包括:激光模切、半旋转模切、旋转或半旋转柔印UV上光、半旋转热烫和覆膜等。

Herzog+Heyman的设备可以增加任何一款其设计并生产的独立单元,而且所有的零部件都可以进行组合,且高度可调。Herzog+Heyman的运输系统091.1在装配上工具后即可完成不同活件的加工。在这些应用中还有特殊的处理功能,如涂胶(热熔胶或冷胶),平行折以及卡片处理等。

行业需要的是那种具有多功能性,能灵活处理多个不同规格业务的设备。
据Herzog+Heyman公司生产经理Jannik
Mller表示,缩短活件的准备时间非常必要。同时,印后人员的素质和技术水平也是制约印后工艺发挥最大效用的瓶颈,应值得我们特别关注。所以,简单化是我们这些设备制造商的重要使命之一。我们认为,设备不但速度要快,操作更要简单。

要想在加工速度、简单化、集成化等所有方面均取得进步,最终产品质量又是一个非常难以处理的问题,挑战极大。鉴于基材的尺寸和形状,以及客户使用的设备不同,每间客户都会遇到不同的情况。需要的设备和产品的幅宽往往在1631.5英寸之间。

新产品

印后加工设备的未来将向着自动化、智能化、模块化方向发展,这个领域内的产品创新亦多姿多彩,形式各异。

西班牙设备制造商Enprom针对客户对易开包装的需求开发出eSRC60混合加工设备。该机配置开卷、标签植入套印、半旋转模切或激光模切、分切单元和一个双轴复卷机。连线检测是选配方案之一。

GM的最新产品包括带EB固化功能的EB30,DC350、DC330Miniflex和SmartLam。

Labeltech的Labaredo自动分切定位系统可同时使用旋转切刀和刮刀两种,刀皮设置时间不超过30秒。该系统安装8个分切系统和立式分切机,Labeltech对此表示:作为全球第一家推出真正100%伺服驱动分切复卷机的企业,我们在技术领域积累的长期经验为我们开发新产品提供坚实的基础,确保我们的产品实现最高性能和最佳的可靠性。

2017欧洲国际标签印刷展览会(Labelexpo Europe 2017)期间,AB
Graphic针对其AutoSet无胶塔式复卷机推出一款可快速更换的芯棒,它也是Digicon
Series
3或Vectra塔式复卷单机的一个模块。现在,除了塔式复卷机可以在几秒钟时间内完成所有设置外,在无需借助任何工具的情况下芯棒也能以同样短的时间完成更换。Bell先生解释道。AutoSet是AB
Graphic针对SRI分切、检测复卷机推出的选配方案,它可以帮助用户提高自动化生产水平,并由此带来巨大的好处。

Dienes针对标签市场开发的Label slit
4.0自动刀片定位系统,具有最短的准备时间和最佳的模切效果等特点。该系统还可以用在印刷和涂布系统,以及其他一些设备上,如印后和控制设备。其紧凑型的设计和高兼容性,可以与印企全新的或现有的设备集成。

Label slit
4.0安装在一个盒式结构上,可处理的最大幅宽为915mm,最大轮转速度为610米/分钟。格式更换可在10秒钟的时间内完成。该系统采用一款稳定的条状设计和线性导轨,以及气动膨胀硬质副轴。气动刀可以进行剪切、刮除和挤压切割操作。

Label slit
4.0分切盒式系统是目前市场上对标签精细切边的理想选择,它准备时间非常短,废品率低。Fritz继续道,使用气动刀架意味着成套的刀片无需重新打磨,可有效降低成本,当分切各种材料时那些不参与生产的刀片可进行更换。

Morten Toksv
rd先生认为除了提升加速度、使操作简单化、缩短准备时间外,工业4.0优化组合将是印后领域发展的下一个着重点,与上述趋势结合后,可为企业提供最优利润空间。

Grafotronic公司的Malmquist表示:我们的系统已经做好与所有商业管理系统连接的准备,客户甚至可以通过扫描QR码提供的信息完成活件的设置。

互联网时代,拥有一个大数据技术来收集、存储、组织和分析客户数据的踪迹,对于企业开展人性化客户服务至关重要。我们为所有客户提供在线服务,无论何时,只要客户需要,我们都可以立即连接设备,帮他们完成设置。

Malmquist最后总结道:终端客户始终追求完美,这需要我们能以最快的速度、最小的误差处理各种结构复杂的材料。在2017欧洲国际标签印刷展览会(Labelexpo
Europe
2017)期间,我们参与了自动化专区的展示,我们详细地向客户介绍了未来的印后设备的真实面貌。

在去年年底上海举办的2017亚洲国际标签印刷展览会期间(Labelexpo Asia
2017),有50多家企业展出了印后加工设备。展会上,国产印后加工设备的崛起更不容忽视。

博泰展出SDF
Plus智能化、模块化数码印刷标签后加工系统。它集柔印、上光、烫金(冷烫、热烫)、覆膜、模切、分切等功能于一体;国家发明专利的平烫金可实现90度旋转和平版合压,亦可升级实现全息定位烫金和凹凸工艺;其他的备选工艺有丝印、翻转等。

同时,博泰还举办了SDF520多功能全组合数码印刷标签包装后加工系统的新机发布会。该系统采用领先的研发、制造水平,最大模切宽度为520mm,最高速度达120m/min,模切精度为0.15mm,适用于标签和软包装领域。博泰董事总经理李新表示:SDF
520后加工系统不仅仅是一台功能多样的印后加工设备,更是博泰多年来在印刷标签包装后加工领域的研发、制造水平的能力体现。其功能模块组合复杂多样化、宽幅高速加工制造水平领先化可以称得上是亚洲首家。

力冠展出的TOP-330-2多功能间歇轮转模切机,系该公司自主研发的产品。该设备针对模内标签无法模切或使用传统模切设备效率低下等问题开发,已取得多项专利。该机整合模内标签全轮转模切方式与不干胶间歇模切方式,两种工作模式可随意互换,小批量模内标还可以使用间歇方式模切。它很好地解决了印刷厂商模内标签项目难以启动的困扰。另外,该设备还可以选配覆膜、分条或切单张等功能。同时,力冠还展出KISS-330SD高速平压平模切系统、SMART-HMS330标签品质检测及分条复卷系统和WON-S330全自动高速分条机。

长荣(营口)展出的激光模切雕刻机系列LC330RE、LC340S和LC590SF,能通过计算机快速更换不同加工图案,不仅满足个性化加工需求,还可满足批量短版(数码)快印、拼版印刷的印后加工。

汇研将多年来设计生产的后道加工设备(激光模切),融入到公司的组合式数码印刷设备中,采用传统凸版印刷机的印刷功能,结合先进的高速平烫金功能,使精密印刷质地和立体层次热烫金得以同步实现,定位精准,且大大提升了生产效率。

温州永仕展出的YS-350G
T型间歇式全自动高速双座烫金模切一体机属于自主研发。该机为双座斜压平结构,采用间歇工作原理,电脑伺服系统拉纸。放料烫金模切排废收卷滚切断张,均由电脑全程控制一次完成。

温州邦宝推出TXM-320D双座不干胶机,在标准单座平压平的基础上增加一组烫金工位,可以实现烫金模切一次性完成,也可以完成模切两次的工作;适用于纸张不干胶商标、绦纶薄膜商标及镭射防伪商标的模切。

瑞邦展示的高速烫金模切机是该公司的实用新型产品,属于标签印后成型设备,具有高效、稳定、性能专业、操作易懂、耐用等优势,可以帮助标签印企真正实现高效率、高品质。

此外,合肥润杰的切割机、福建三恒的烫金机、南京嘉旭的DFQ系列高速自动分切机、南京瑞莱的MJD-330A(2017)间歇式单模切、深圳友创达的碳带分切机、深圳永盛嘉的商标自动剪切机也在展会期间展出。

结束语

标签印刷企业的发展需要相应的先进技术与设备作为支撑。针对百花齐放的印后设备市场,标签印刷企业在选购设备时,还应从设备的性价比、供应商的服务能力和客户订单的要求等多方面出发,选择一款最适合企业未来向包装印刷解决方案提供商转型、发展的解决方案。

关键词:标签印后